聯繫我們 登入

故事:女兒夜半回家只為了卻母親一個心願,次日得知女兒已經過世

蘑菇屋 2019-05-12 檢舉

故事:女兒夜半回家只為了卻母親一個心願,次日得知女兒已經過世

已近年關,小山村裡已經是充滿了年味,可卻是有一家似乎與這年味有些格格不入,這便是已近70歲的江奶奶家,吃過晚飯,天已經漸黑了,江奶奶卻是獨自坐在院門外,不時的向著村口的方向張望著。

偶爾有出來遛彎的人看到此景,卻也只能無奈的搖搖頭,大家都知道她這樣只是在擔心幾公里外的大女兒。

江奶奶一生育有一兒一女,她一直和兒子阿安一家生活在村子裡,而女兒則嫁到了幾公里外的鎮上,姐弟兩個對她都非常的孝順,大家都說江奶奶有福氣。就在兩個月前,女兒被查出得了絕症,剛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,江奶奶覺得天都塌了,好在女兒阿平性格開朗,她放棄了醫院裡那些近於折磨的治療回到家中,不知道是因為阿平的心態好,還是沒有過度的用藥,出院後的她,除了有時候承受病痛的折磨,其餘的時間她的狀態還是很好,大家說有時候真不覺得她是一個重病的人,就在上個月,阿平還讓兒子接上了母親去鎮子上的大集逛了逛。這樣也讓江奶奶安心了不少,至少她覺得短時間裡不會失去女兒了。阿平和弟弟阿安的關係從小就特別的好,得知姐姐的病情,他更是隔三差五的去看她,雖然大家都說姐姐的狀態不錯,但看著姐姐日漸消瘦的身形,他知道姐姐這是在耗盡身體最後的能量。她病情的惡化是在十多天前,考慮到江奶奶的年紀大,阿平囑咐不要讓她在來看自己,她怕自己現在的樣子母親會承受不了,阿安含淚應下,江奶奶也知道女兒的苦心,雖然心裡無比的惦念,卻也沒有強撐著要去,每每只是從阿安那裡知道些女兒的情況。

故事,圖文無關

而今天近下午的時候,阿安接到電話便帶著老婆往鎮上去了,臨走時候讓母親好好的呆在家裡,江奶奶只是默默的點了點頭。這個下午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度過的,一陣陣的心緒不寧,兒子一直沒有捎信過來,而她也不敢主動聯繫兒子,在她看來,現在沒有消息也許是最好的消息了吧。

就這樣近了半夜,江奶奶才有些不甘心的回到了屋子裡,可能是一下午承受的壓力太大了,她倒在了炕上,很快就昏睡了過去。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朦朧中聽到有人叫她:

「媽,你睡覺怎麼也不蓋上被子呀,著涼了可怎麼辦。」

江奶奶忙睜開眼,眼前的正是阿平,江奶奶真是高興壞了,忙道:

「你怎麼回來了,你這孩子,生病了也不好好在家養著,大半夜的瞎跑什麼呀。」

阿平笑笑道:

「媽,我沒事兒啦,你看我的病都好了,你就放心吧,我這不是想你了吧,就趕回來看看你,還有呀,就是量量你這炕席是多大尺寸的,上次在逛集的時候,你不說說家的席都用了好幾年了,今年過年的時候想換個新的嗎,這一陣子也沒顧上量量尺寸。」說著還用手撫摸著那有些殘破的蓆子,眼神中竟透著不舍之情。

一聽女兒原來是惦記著自己一個月前說過的這事兒,心也放了下來,道:

「你這孩子,我就是這麼一說,你看看還特地的跑來就為了量量尺寸。」

故事,圖文無關

話雖然這麼說著,娘倆還是邊聊天邊量了量炕席的尺寸,可能是心情一下子放鬆了,或是聊的也累了,江奶奶就睡著了,這次睡得很安穩,朦朧中感覺到阿平還給自己掖了被角。

第二天一早,江奶奶醒來,看看了屋子裡只有自己一個人,卻並沒有阿平的影子,看來昨天晚上是自己做的夢,只是那夢太真實清晰了。

臨近中午的時候,兒子阿安才回來,他不想瞞著母親,告訴她姐姐阿平昨天晚上過世了,因為已近年關,無法下葬,骨灰就暫存了起來,年後在選址入土,江奶奶聽到消息後一天沒在說話,也沒有哭,只是在炕上默默的坐著。阿安知道母親一生要強,他寧願此時母親能大哭一場,發泄出心中的痛。看母親現在的樣子,他很擔心。

內容未完結,請點擊“第2頁”繼續瀏覽。

來源:www.qingdairusi.orgs.one
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,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、權益、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,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,謝謝合作! 檢舉
搶先看最新趣文,請贊下面專頁
您可能會喜歡

喜歡就加line好友!!!

添加好友
點擊關閉提示
X
請輸入您的檢舉理由,我們會進行及時處理
請您使用真實的郵箱。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,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